EN [退出]
幽灵船长普朗克好不好>中国新闻

_利率市场化改革渐进 银行业争议“周氏路径”

2017-11-20 09:33

“推动银行业转型最重要的改革之一必是利率市场化,本届政府或下届政府应该给出明确的时间表。”4月23日,一位股份制银行高管如是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监管层面不积极推动市场化改革,商业银行也会缺乏转型的动力。因为面对2011年高达2万多亿的利润,银行并没有转型的 压力。

利率市场化改革似乎箭在弦上。4月20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公开表示,他近期正在参与中国银行业利率市场化政策研究,并称“中国银行业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可能"已离启动和突破非常近了。"”

4月22日,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接受《财经》杂志专访表示,目前利率市场化改革可以进一步推进,也正在设计论证之中。“贷款利率改革可先行一步,存款方面可通过促进替代性负债产品发展及扩大利率浮动区间等方式推进。”

 利率市场化路径渐清晰

谈及利率市场化改革时机是否成熟时,周小川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他表示:“改革有一个时机选择问题。目前看来,国际金融危机还没有平息,外部环境还要再予以观察,国内也面临经济趋缓和通胀压力并存问题,所以需要有合适的时机,看能不能形成共识。”

不过,周小川仍然给出了积极的信号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条件基本具备。在他看来,改革条件不可能百分之百具备,和以前比起来,如果现在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恶性竞争的可能性会相对少一些,但是热钱会相对多一些。“关键在于如何衡量改革的利与弊,只有利没有弊的改革是不存在的。”

与以往相比,周此次给出了利率市场化相对明确的现实路径,即一个可选择的方案是,允许符合财务硬约束条件和符合宏观审慎性政策框架要求的合格金融机构,扩大自主定价权;以建立健全对竞争秩序的自律管理作为过渡,让上述机构开始实行利率自主定价。

同时,继续培育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健全中央银行利率调控机制,引导金融机构提高利率定价能力。近年来,人民银行在SHIBOR培育中就自律定价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应继续加强。

针对贷款利率改革可先行的主张,此前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有过更深入的阐述。她认为,比较稳妥的人民币利率市场化的步骤是:先加大贷款利率下浮的幅度,甚至于取消贷款利率的下限,以加大利率的灵活性;再取消存款利率的上限。

“在目前资金趋紧的大环境下,贷款利率的下浮甚至取消贷款利率的下限并不会引起恶性竞争。”吴晓灵撰文称此举原因有三:一是,就存贷款利率来说,市场上真正起资源配置作用的是贷款利率;二是,一国的利率市场化并不是一个国家自身的事情,还受到国际市场上利率环境的制约;三是,正因为有存款利率的上限才可以使更多的资金离开银行到资本市场上去发展直接融资。

“市场如果发展得比较平稳,机构经营机制得到健全的时候,存款利率的上限是可以最后放开的。”吴晓灵表示。

巴曙松也认为,利率市场化可考虑采用试点的方式,通过找到一个市场利率和管制利率的模糊地带作为切入点,实现并轨进程中的缓冲。具体而言,可以通过引入不受利率管制的新金融产品,实现在保持现状条件下的增量改革,再逐步由增量影响到基数。巴曙松以美国来举例,1973年开始,作为区别于当时传统金融产品的突破性产品,美国发行的大额可转让存单撬开了存款利率的缺口。这一货币市场工具也曾在日本和韩国的利率市场化进程中起到“敲门砖”的作用。

 谁害怕利率市场化冲击?

按照周小川的设想,商业银行在利率市场化之后就必须做到自主定价,这不仅包括贷款的自主定价,还包括负债方业务(如吸收存款)的自主定价。然而,周也明白,银行对此并不一定欢迎。

4月23日,一家资产规模刚刚冲破万亿的城商行高管向本报记者表示了他对利率市场化的担忧:“一旦利率管制全部放开,银行间的存贷款竞争将会加剧,尤其是存款的竞争,长期看有可能拖垮部分中小金融机构,会死掉一批小银行。”

不过,在4月上旬的一个银行业内部论坛上,针对银行高利润在于高利差保护之说,参会的金融业高层人士对此却有诸多保留,即一旦放开利率管制,利差是会缩小还是扩大,并没有统一意见。

“利率市场化之后怎么可能是利差收窄呢!”一位地方银监局负责人态度鲜明地表示,利率管制放开,短期内必然导致利差扩大。

他指出,银行业高达五六十万亿的信贷资产中,三分之二的贷款为中长期贷款,且占信贷投放大头的是地方政府、中央和地方大型国企,“一旦放开贷款利率,像2009年那样普遍利率下浮10%或保持基准利率的做法断不能持续”;这一块贷款利率有望大幅提升,也将提升银行业的整体息差水平。

不过,在上述股份制行高层看来,利率市场化对不同金融机构会有不同的影响,应对其资产负债结构进行具体分析。他以招行和中信银行为例,两者作为股份制银行的领头羊,资产和负债结构差异较大。

以存款结构看,截至2011年底,招行零售客户存款高达7513亿元,其中成本较低的活期存款占到近六成,而零售客户存款总额占全行存款总额也达35.32%;相反,对公优势明显的中信银行,在其负债结构中,个人存款占比不及全部存款余额20%,其中成本较低的活期不足三分之一。如此一来,一旦存款利率市场化,招行受到的冲击可能就会小于中信银行。

“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是一个更复杂的东西,汇率涉及到的是出口企业,资本账目开放更多涉及的是金融市场,但利率市场化涉及到方方面面,相信也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央行调统司司长盛松成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周小川则认为,利率市场化需要有一个竞争性的市场结构,如果银行的家数太少的话,即使银行能够自主定价,也可能“店大欺客”。如果形成了竞争性的市场结构,就可以促使银行之间通过市场方式相互竞争,重视和尊重客户的选择,从而不断提高服务水平。

当前文章:http://iziuv.szielang.cn/topics/v8v9yc.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09:33

老梁故事汇红楼梦系列  毫克当量的计算  天龙八部肉王语嫣未删  网购  mxplayer网络流媒体  喝酒脸红的人是好是坏  次贷危机  大连seo  赵文卓外孙什么梗  郭敬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利率市场化改革渐进 银行业争议“周氏路径”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萍乡双鱼座女生性格脾气_宝马x3价格